女儿精神分裂妻子坠楼病危 残疾男子修鞋攒治疗费


然而,公司高管要求飞行员隐瞒感染情况遭到曝光,使达美航空的空乘人员和其他机组人员陷入了恐慌。一位担心受到公司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达美航空工作人员表示,为了减少受到感染的风险,很多空乘人员已经休假了。由于达美航空管理层没有提供明确的信息来说明,具体哪个航班的哪些人新冠病毒呈阳性反应,一些工作人员不得不自费预订了旅馆客房自我隔离,避免将病毒传染给家人。

波蒂厄斯表示,在如今医护系统普遍缺乏基本防护装备的情况下,“我们应该提出这样一个问题:有没有办法改进我们的工作,使医护系统对每个人更为安全?如果没有医护人员感染的地区和全国数据,那么我很难想象该如何回答这一问题。”

“口罩战争”,CNN4日也用这样的标题形容各国目前对医疗物资的争抢。文章尤其提到多个国家对美国的指责。在社交网站推特上,有网友写道:“在危机时刻,美国认为从最亲密的盟友那里偷口罩是个好主意。真的卑鄙可耻。”

国际机械师和航天工作者协会的航空公司助理协调员詹姆斯·卡尔森说;“令人悲痛的是,达美航空的乘务员和其他工人——地勤人员、售票员、停机坪服务和机修人员都不知道他们现在是否可以信任该公司。”他回应了空乘人员要求对首席飞行员进行调查的呼吁,并表示隐瞒有关感染的信息“应该受到谴责”。自新冠疫情在美国蔓延伊始,检测数据上的遗失、迟滞问题便一直存在。近期,美媒又曝出一个大问题:各州卫生部门几乎没有收集感染新冠病毒的医护人员的数量。

然而,达美航空拒绝透露上述首席飞行员的姓名,也拒绝确认是否会对这些言论进行调查。达美航空一位发言人说:“我们知道该视频及其包含的讨论,并正在对此关注。我们最初的解读是,这并不符合(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)指导的通报程序。” 但在周五,达美航空向飞行员发送了更新的指南,要求在发现有同事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时应及时报告。周五傍晚,有空乘人员还表示,发送给飞行员的新指南尚未通过官方渠道分发给其他员工。

莫里表示,他还需要将多少医护人员照顾病人的问题纳入模型之中,但由于无法获得感染医护人员的数量,他无法做出决定,因此他希望这一情况能够做出改变。“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,我会把这些数据,加到我们要求政府提供的其他数据之中。”

而在全国范围内,长期追踪疫情信息的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,并没有更新医护人员确诊数据。长期以来被诟病数据迟滞的美国疾控中心,自然也没有相关数据。

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发言人苏珊·格雷格表示,该校从3月5日开始对出现症状的员工进行检测。

而在被曝光的视频中,ALPA执行主席赖安·施尼茨勒也表示,更多的飞行员表现出了感染症状,但没有接受检查。他说:“我们认为这一数字非常重要,但我们没有数据。航空公司正在掩盖。”

现在,部分地区已开始注意到这一问题。华盛顿州护士协会发言人露丝·舒伯特呼吁称:“我们正敦促(卫生部门)和州一级的紧急行动小组开始收集和报告医护人员感染的数据。”